剛參軍的時候,王長義就暗暗發誓,“我一定要當個好兵!”
  23年來,他先後4次榮立二等功,被軍區樹為學雷鋒標兵、勤廉兼優領導幹部標兵,被四總部表彰為全軍愛軍精武標兵、全軍優秀指揮軍官,素有“長白猛虎”的美譽。
  如今,已是沈陽軍區某邊防團團長的王長義,實現了自己的誓言。
  要軍事要塞,不要“花園式”營院
  王長義出身特種兵,他創造了由排長破格提拔為連長、連長破格提拔為營長的傳奇經歷,這個鼻梁骨被打塌3次、右臂肌腱斷裂、左臂尺神經斷裂的老兵總喜歡身先士卒、親臨一線。
  任某邊防團團長第一天,王長義就來到訓練場瞭解訓練情況,征求官兵建議。有熟悉他的戰士壯著膽子說:“團領導能不能多到訓練場來?”
  戰士的話給王長義很大觸動。團黨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上,王長義說:“過去團領導天天蹲在訓練場,同官兵一個坑道里搞戰術,一個靶場打射擊。現在進出小轎車,成天看材料、批文件、搞接待,是什麼讓我們遠離戰爭還沒有自覺呢?”
  他先為自己敲響了警鐘——只要團隊沒有重要活動,他不是在一線連隊檢查工作,就是在演兵場指揮訓練。越野車成了他“移動的辦公室”,王長義走遍了轄區沿線的每一個點位,全團150多名幹部的基本情況、性格特點、能力素質他“一口清”,團里270多名士官,他個個都能叫上名字,轄區400多公裡邊防線的地形地貌、水文地理、社情民情他瞭然於胸。
  某邊防團六連一個執勤點改建營房,王長義檢查時發現規劃竟是按“花園式”營院設計的,他對此提出“三點意見”,要求按“戰備需要”改建:把鐵藝圍欄改為磚混圍牆,多開一個用於應急的側門,圍牆四周預留射擊孔。
  這一下要增加成本近10萬元。他逐個做團領導的工作:“我們的營區就是軍事要塞,必須把戰備需要放在第一位,多花再多錢也值!”
  近年來,團隊改造6個執勤點,全部照此方案規劃實施,築起了進可攻、退可守的堅固屏障。今年春節期間,上級突然下達緊急邊情,守在作戰值班室內的王長義迅速下達命令,一線連隊從受領任務、領取武器裝備到緊急出動,僅用時5分鐘。總部首長稱贊他們:指揮通暢,處置得當,行動迅速。
  要真槍實彈,不要化妝演戲
  今年1月16日凌晨,幾聲巨響打破了山野的寧靜,團隊開訓第一戰——山地要點防禦演練拉開大幕。
  當官兵向前衝鋒時,王長義突然下令:狙擊步槍、高射機槍、榴彈發射器、輕機槍、步槍、衝鋒槍在同一軸線上“超越射擊”!
  “小心,這次是真炸彈!”聽到子彈、火箭彈從頭頂“嗖嗖”飛過,官兵們既緊張又興奮。
  “這種打法,搞不好就會出現群死群傷!不過,這才貼近實戰!”現場觀摩的一位省軍區領導說,“我為你們捏了一把汗。”
  團里的主戰裝備某型反坦克火箭,操作難度大,危險繫數高,後噴火距離達80米,稍有不慎就可能發生危險。
  團隊列裝這型反坦克火箭5年來,也只是在廠家指導下打過兩發實彈。王長義決心啃下這塊“硬骨頭”。
  如今,每個連都有3組12名官兵能夠熟練完成該型反坦克火箭技戰術運用,基礎射擊優秀率達97%,運動和夜間射擊優秀率達80%以上。
  前年,團里列裝了某新型榴彈發射器,操作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現傷亡,一些部隊配發後每年只是象徵性地試射幾發。可王長義在裝備到位當年就組織團隊打了540發。
  上級領導告誡他:“別再打了,不然就把戰備彈都打光了。”可他卻說:“首長,官兵們學不會練不成,一旦打起仗來,你給我一萬發戰備彈又有什麼用呢!”
  這位領導被深深打動了,對王長義說:“打!不夠再給你們調撥!”
  2012年年底,王長義帶領人員深入一線踏查,當時氣溫降至零下30攝氏度。部隊機動到百裡無人區時,有人犯起嘀咕:方圓百裡大雪封山,萬一齣點事咋辦?
  王長義沒聽“繞路”的勸告,和官兵幾乎是半走半爬,十幾公里的路足足走了大半天。到達目的地後,他不顧疲勞,掏出本子把便道位置以及兵要地誌、植被特點等記下,回到團隊就把這些信息標註到地圖上。
  4年多來,王長義帶領團隊27次設置複雜艱險情況實施演練,並協調1000多萬元經費用於邊防設施設備實戰化改造,妥善處置應對邊境事件251起,將團隊打造成為一支平時能應急、戰時能應戰的“鐵拳頭”。
  要清風正氣,不要歪風邪氣
  在某些人眼裡,王長義似乎不懂“人情世故”。
  一次,他在野戰部隊當營長時,恰逢軍營大文化活動搞得如火如荼。為參加上級會演,不少單位從早到晚威風鑼鼓震天響,擠占了不少訓練時間。
  王長義看在眼裡,急在心中,有幾次竟然不管不顧地把部隊拉到操場搞訓練。有位團領導覺得他人才難得,特意開導他:“要顧大局,別再瞎胡鬧。”
  王長義卻氣鼓鼓地說,搞大文化沒有錯,但為了娛樂耽誤訓練,那才是瞎胡鬧!
  當團參謀長時,上級組織參謀業務比武。細心的王長義發現,有人把考題私下透露給另一個團。拿到證據的他要求重賽,卻被無理拒絕。
  王長義二話不說,把本團參賽人員從考場里叫出來,上車絕塵而去,氣得上級領導直跺腳。
  “官兵委屈我難受,處事不公心難安。”王長義深知邊防一線官兵一年有七八個月生活在冰天雪地里,90%的官兵患有風濕病,巡邏途中時刻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險,假若“歪風橫行”,他良心難安。
  有一年,一個從上級機關調任的團領導,初來不懂規矩,下到邊防連隊喝了一頓酒。王長義知道後,立即找他嚴肅談話:“邊防不比內地,攢點家底不容易,咱們當領導去吃一頓,那些戰士就得勒緊褲腰帶省幾天……”
  2011年年底,在討論推薦團參謀長人選時,多次在比武中取得好成績的燕繼鵬是候選人之一,但有人認為他個性太突出,有些“不成熟”。
  可王長義主張推薦燕繼鵬,理由就一條:圓滑之徒少真情,忠勇之士多剛烈,有位置就應該用這樣大膽負責的人。最後,大家一致推薦燕繼鵬擔任參謀長。
  在沈陽軍區某邊防團,官兵們這樣評價王長義:“團長嚴得令人發抖,愛得讓人淚流。我們願意跟這樣的領導同甘苦、共生死。”  (原標題:“長白猛虎”:演習,不是演戲)
創作者介紹

林一峰

ul74ulxv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